厨房姐姐的好白菜让臭猪给拱了
厨娘姐姐,这一个命运凄凉,历尽沧桑的美少妇,她在婆家的世界停格在一片悲伤草原,寒冷的风不停地吹。
但她对於评茗却是有水平和心得的,我在婆家已经乏力回天了。与其我整天提心吊胆地过日子,倒不如厨房忙碌事
毕,沏上一壶热茶温暖、温暖自己吧,天虽凉了,我在厨房忙碌后,全身都被汗水浸透了,那件薄薄的碎花上衣紧
紧地箍贴在身上,将整个酥胸轮廓完美地勾勒出来。两个坚挺的奶头凸凸顶住衣服,映在衣服上翘起了两个明显的
凸点。我抬起头擦了把汗,将粘在额头的几缕秀发向后拢了拢,轻轻巧巧甩了甩马尾,用纎巧的玉手捻些茶叶,从
皙嫩手指中撒入圆润而中空的茶壶腹中,触感粗糙的颗粒滑过掌心,落在壶底,声响清脆但厚实,冲入滚烫的开水,
氤氲白烟轻裹着有小瀑布气势的直泄水流,旋律由低吼转为频率较高的吟啸,迅速覆上盖子,约略是温习片刻回忆
的时间,将茶倒出,白色瓷杯拥托着金黄的色泽,还有随茶叶而舞开的香气,啜一口,从舌尖,到喉韵,虽不是顶
好的茶,但是属於我专属的茶;让苦涩茶味浇灌姐的心头,令姐不禁倍觉哀伤思念亡夫,思念他时,姐的眼眸像一
朵颤栗碎裂的向日葵,凄美得那麽绝望,「姐姐喝的不是茶呀,是寂寞,你懂的!」。

在婆家那些与压力奋战的日子,总混合着一丝不甘,对婆婆无理的要求不甘受辱,心中却坚持把守寡、关心亡
夫叠叠搁在心底,隔离出自找的孤独,每个孤独的夜,庆幸仍有这麽一杯热茶坚持相陪,冷冷的天里、冷冷的台灯、
冷冷的书,用一杯热茶,暖手、暖口、暖心!我真的不该招惹去亿起亡夫,也许我只是喜欢与他能再度作伴喝茶,
喝一杯飘沉在世间忧喜离合之上的浮瓯,唯见倾盖把盏之间,而无罢琴离席之惆怅,一杯清风之茶;让我想起了他,
暂时无嗔无怒无来去忘却在婆家的委屈,我知未来仅有剩清风孤独而已罢了。

唉,面容姣好的姐姐年已四十多了,天生娥眉皓齿北方大妞上海长大,生了一双带点近视迷迷媚眼,很有亲和
力的,天生丽质自难弃,是有点清纯,又有点淫荡的极品守寡少妇。丈夫走后,天天受气,婆婆不断冷言冷语、打
骂责怪,而几个小叔,同事,客人,甚至比我小十来岁的小甥儿都虎视耽耽色迷迷,就想有机会想摸一把,性侵我
一回!在婆家,这个业障是个筐,啥都往里装,就这一装框,啥都成了业障!说起姐的体型呀,在众女人中可属最
标致的!也是最有气资的,姐姐多才多艺,笃信佛法更曾潜心佛学,工音律,善丝竹,述情文章,讲演、写作、电
脑、外语、管理、音乐等方面都难不倒我,而我的身高有1米65,重48公斤,三围34,28,37,脚登37号半细跟
高跟鞋,肢体匀称,肉肉翘臀,脸型是有一点的日本人与韩国人混合形像。如今虽然到了徐娘半老年纪,只有一点
儿性感小腹,整个身材伊然保持挺好,我的皮肤非常的细嫩雪白,手指,脚丫子也白白净净。姐就是特爱,特护养
自己的美丽大脚和白玉雕般的白嫩脚趾头,脚趾甲剪了尖尖的,涂着透明光亮趾甲油,嫩白大脚板总搽点香水,好
诱人,好迷人哪!姐把衣服一脱光,依然是苗条如三十来岁熟女的身段,34D 丰胸,两个巍巍抖动的大奶一不小心
就蹦出来!双乳和肥臀温柔的起伏,腰线婀娜,肚脐眼又圆又深,下身的阴毛蛮黑不算太密,其中有几根长的淫毛
还弯弯曲曲的伸到了大腿根,顽皮地露在内裤外。亭亭匀称,姐化着淡妆,称托了两个深深酒窝。姐把秀发扎成一
束马尾,斜斜的甩在脑后,浑身上下散发着成熟少妇和人妻性感韵味。其实,姐不得不说:「谢谢欣赏我,我不过
是个安分守己的宅女,自认不爱卖弄风骚性感,只想乖乖守寡,有时候只是很容易妥协,心太软冲满感性罢了。」,
在婆家,姐姐殇夫后无人可依靠,显然是被打当成食物链最底层的浮游生物了,人人可以侵犯我、欺负我!每天姐
好像在打保卫仗,保护自己不被欺凌,身体不被占便宜,不被这些男人们强行进入奸污!

今儿晚上,姐就如平时一样最爱独自坐在卫生间门前的小板凳上泡脚,美美的大脚浸泡在热水里,先是疼痛与
痉挛,全身肌肉收缩,似乎有一股让人打颤的、冰冷的感觉从脚底快速升上来,直抵下身。很快,这冰冷又转换成
一股带了刺激性的烫,电一样蔓延全身。积在脚部的疲倦从皮肤里溢出来,感到自己的小嫩屄也放酥了,它们化成
花朵、叶片,浮出水面。过不了多久,这灿烂繁杂的感觉安静下来,被烫过经受着疼痛与痉挛的大脚,有了被抽空
的静谧,随之而来的是愉悦、温暖的舒畅感。好好欣赏疼爱自己的大脚丫,姐的37号半孅艳大脚真是挺秀美的,那
光洁的裸足上,五根微微弯屈的脚趾头长得十分的灵气,趾甲修剪的整整齐齐,还涂着透明色的光亮的趾甲油;晶
莹的足趾和整个大嫩脚上没有一点疤痕,大脚板上也没有一点厚皮,看上去伊然光洁柔滑白嫩,香香的。所以每晚
的烫脚,是我一天中最享受的事情,它可以让姐真切地感觉到身体的存在,可以让姐置身于一种完全不同于日常的、
平庸的、日渐迟钝的感觉之中……姐姐轻抚水中自己的一双美足,脸孔轻偎膝盖,此刻批了件外套,心中思念丈夫
活着时,经常会给我按摩脚。每当我将脚浸到盛有热水的木水桶里,丈夫有时会蹲下身去,用宽大厚实的双手捧起
这白皙灵巧的双脚,细而耐心地给按摩,捎捎痒。而我伸出一只手,将他的头抱在怀里,另一只手伸进浓密的头发
间,温柔体贴地给他按几下穴位;这时姐好激动好兴奋常常有了性的冲动哪,往往洗完脚还没擦干,一阵酥痒淫水
也不自觉的流出,赶紧就恩爱一番了,今晚可特想那口子的。唉,思念不也是一种修行吗?一味排斥外物和一味贪
恋外物都不足取,若能思念无心於万物,何妨思念万物常常围绕呢?想着想着,我不觉拿起手边的热茶啜了一大口,
热茶下肚感到特舒畅的,却也激起腹内阵阵涨意。於是姐姐光了双大脚,甩开外套,夹了屁股一步一危颠,粉唇轻
咬忍耐着,一步、一凝重、一个个涩涩的脚印,快步进入卫生间。如所完毕虽然感到些舒畅,可是姐姐身上体香却
益发浓郁,每个女生是都应该要有专属香味,代表自己的个性,让人一闻就能联想到你,男人也常说,有香味的女
人会让人更想靠近;而姐姐那樱桃般的气味混了咖啡气息,毫无异味却是浓郁芬芳可人,闻尝起来像完全意想不到
的彩虹清新,似有似无。我正举手想拿所纸擦拭下身,却讶异卫生间所纸不见了。无奈只能拉上短裤开门回房就寝
吧。更诧异是门却由外向里推开!定神一看,那帮忙买菜,买些杂物的猥琐老汉奋力闪身挤进小小的卫生间来了。
他挤了进来,就二话不说地嬉皮笑脸,熊抱起我,轻抚我的头发和额头,嬉皮笑脸说:「没关系,大脚,我来帮你
擦拭乾净,裤子脱下来吧,晾出你的屁眼。」我吓了簌簌发抖,我的粉脸上一阵绯红,接着一阵青白。这使我想起,
原来是他拿走所纸的,超恶劣的。他此刻相当得意,我心中却特难过的。我这可怜的寡妇在小小便所内如梦初醒地
惊慌着,结结巴巴地说:「你,你…想…想…要…干吗,我…被…你吓…死…死啦…出…出去……滚,快走呀!」
老汉不徐不疾的说,「好,好,好,大脚宝贝,我走,我走,嘿,厨房是木有醋啦,明天你婆婆想吃糖醋排骨,你
就费心呗!」,我一听就明白他的潜台词就是,「大脚宝贝,我走,我走,嘿,厨房是木有醋啦,明天我就忘了买
醋,婆婆想吃糖醋排骨,看你怎么烧呗!等了挨婆婆鞭打处罚吧!来求我吧!」,我得罪不起他啊,上次就为了厨
房中缺了些盐,菜味淡了些,姐姐就被婆婆狠狠上了刑,想起就会害怕发抖,我要他配合支持啊!在这情况之下,
我急了浑身香汗淋漓,亵衣贴身,我不得不压下委屈,和颜悦色说,「大叔,您别走啊。」「什么!?」,「什么!?」
老汉诘问着,我吓了顿时愣住让我手足无措,定定神,娇声嗲嗲说,「爷,您就别走啊,我听话就是啦!」「我听
话就是啦。」这潜台词就是姐姐无条件投降了,眼睁睁等了被这猥琐老汉来性侵,享受姐姐丰腴美艳胴体,这好白
菜又要让猪给拱了!唉,男女之性事犹如吃饭,当饥饿难耐时,有一碗饭,我们会吃得很开心;再添一碗,我们也
可勉力吃下;若一碗接一碗,不断让我们吃,这便是苦了!姐姐这几天,天天遭婆家男人折磨,先遭公公无情戏弄
后接着婆婆让她的客户王总来几乎强奸我整晚,所以,今晚面对这糟老头,姐感到无奈又伤心,肏了我快撑死都没
人同情,心中浮起了亡夫影子,我那时和爱人相处才是吃得恰恰好,这才是根本恩爱啊。老汉长长指甲伸进我的短
裤,狠狠地在大腿根部掐了一片乌青,姐姐痛了忍住夺眶而出的眼泪,「贱货!敬酒不吃,吃罚酒!大脚啊,来,
乖乖不要动,想耍狠坑爷啊!?可要小心些,老夫可以让你婆婆鞭打你死去活来!现在誏我叼叼你的大奶子喽。」。
「爷,大脚不敢,您行个好,饶了我吧,大脚听您话,听您吩咐。」呀,姐再度压抑心口中的怒气,赤了一双艳丽
光大脚,解开上衣扣子,露出半裸酥胸和身体,心中明白自己这一对大奶今天可难逃一劫啦,半跪踮了脚趾,祗能
温顺地说「哦!老……爷,吃吃呗!尽情吃吧!……啊……哦……我的大奶在这儿哪!大脚啊,不敢动呀,就誏您
叼叼我的大奶子,叼个够喽。」,老汉一口就叼住了我的粉红小乳头,狠了命地吸着,他捉了姐一对白嫩大奶,在
摸索下,姐不由一阵冷颤,好像全身都起了一层鸡皮疙瘩。他一下又一大口咬住整个大奶,姐姐下体淫水滴答,不
能自制。乳头咬红咬肿了,奶子也被挠了好痛;姐卑贱地讨饶恳求他别再那么用力地叼我的大奶呀,全身冷颤连连,
那屄内骚水已潺潺流下,流尽湿透了下体,不由得嗯嗯啊啊地哼叫起来啦,奶头翘高涨极了,翘在哪儿跳啊抖啊的,
老汉依然是用力叼噬了姐的结实但柔软的大奶,拚命地舔哦!拚命地吸哦!他也毫无人性拚命地的偢捏抠掐,掐着
姐姐小奶头不放。姐的乳头让人捏抠得好疼好麻好痒,扭动着上身,使劲想避开那粗糙的大手,这时姐的意志彻底
垮了,也祗能认命了,只希望这一切早点结束吧,姐的奶子被狠狠咬吸着,心中也惶惶不安,扑通扑通的跳着,怕
人进卫生间看到啊!可是发现一股热流突然从下体肉缝中涌出,温热的液体痒痒的从白嫩的大腿根流下,眼看要滑
下来。一急之下,姐姐「哇,啊,啊唷喂呀!」的哀鸣一声,夹着大腿跪坐在地上。为了躲过这屈辱掐奶子酷刑,
我低下头,帮他掏出那玩意儿,轻轻跪下伸出薄薄粉嫩的舌片含住,用舌尖轻轻的舔着龟头上的马眼。「哈……抬
起头!……让我……看着你淫荡的表情舔马眼……这骚货,你是一口好屄靓屄噢啊!」,无奈姐用舌尖磨啊磨的,
老汉爽得很,享受的哼哼如无赖一般说着:「对!……要骚点带劲!」,「大脚婆,来,再发点骚,叼叼这儿。婊
子!破鞋!」……唉,想想年纪不饶我了,但自知尚存三五分姿色,期望还可以应付一下过几天安稳日子,但紧黏
贴在我身上的婊子!破鞋标签,我就算努力抠除,也却依旧在心坎上留下难堪的坑疤。心中暗想,姐好歹也曾经嫁
给老汉的主子,如今,爱人走啦,祗能翘了高聋白嫩屁股,要服侍去叼这不知几天没洗这臭老汉的下体,真是又羞
又恼ㄟ!每当姐靠近时,一股浓浓腥臊味直扑而来!只好安慰自己,胖的人圆,瘦的人扁,世间风水是轮流转;昨
天咱是这方他是那方,今天他是这方咱是那方,人生起起落落,吃点亏没有什麽了不起,姐香香小嘴要叼,要啃又
要吸这老汉的下体也不用太伤心,这不得不作啊。别忘了嚣张整我总无落魄来得久,高贵的眼泪就别在这种现实里
流吧,因为不值得啊!想开些吧,忍着点儿,就像一人划独木舟,在汪洋大海中一切得靠毅力和对希望的拥抱前进。

如今姐祗能说像一条下贱的母狗,吞下委屈,连忙使劲点着头说:「是,是,大脚婆听话给您爽啦啦!……嗯
嗯。大脚发点骚,叼叼您这儿让您舒服。」。害羞使我动作有些迟缓,老汉就挺使劲地把鸡巴插进我的嘴里,一直
顶到我的嗓子眼了,我想咳嗽,可是没咳出来。正当犹豫不决时,白白嫩嫩的屁股上「啪,啪」挨了好几巴掌,下
贱的老汉也敢打我哪,人挪活、树挪死!姐一咬牙,心中忐忑不安,挺起身体,祗见那只粗大的阴茎在我的嘴里,
里里外外抽动着,一种特异的臭体味进入我的喉咙和肺里,呛了眼泪都掉下来了。但有一线下贱的奴性兴奋的快感!
强烈的刺激自我的下隂部一波波涌来,淫水又一阵一阵涌出。先是混浊然后清澈,先是粘稠然后稀薄,渐渐高潮不
止。不由淹没了社会赋予我的理智。我的嘴主动迎合着抽动,并不时地在嘴里用舌头舔拭从老汉尿道里流出的略带
咸碱味的液体。「臭大脚婆,臭大屄,变个姿势,你把它舔玕了,统统咽到肚子里去,下回俺就不会忘了帮你买东
西喽。不爽,休想我明天买镇江醋!」,我赶忙伏下身子,他的体液仍带有浓浓骚碱臭味,又腥又脏;姐忍耐着用
舌头去舔那些体液,强忍住阵阵反胃感吮吞而下,想想先夫在时,我可是使唤这个下人啊,如今不得不向环境无奈
地低下了头。「臭大脚婆,好吃吗???」,「嗯,好ㄟ!好吃啊,爷的味道真特好吃呀!……看哪,大脚不是乖
乖的吃干净了吗……」姐畏惧含羞地卖萌说道……这一刻,我的理智让我感受到自己是个下贱奴隶。就在这一刻,
姐明白老汉要天天整我是太容易啦,我真是个没尊严的性的奴隶,我是一个供人玩弄的熟女性奴啊,再也无法恢复
当年高高在上女主人的身分啦,这一念头深深地烙上我的心尖,我已经万劫不复了。

过了一会儿,老汉把那玩意儿抽出来,而姐还赤身跪坐在卫生间的地上,我的一双粉腿分得开开的,就要等了
他把鸡巴插进来享受作贱姐姐。「来,骚货婊子,大脚婆,你趴着。」,「把你那淫荡的大屁股好好的翘起来,使
点劲儿撅着!!」又是一道不能还价的要求使姐姐好像心里扎了根刺!。姐鼓足了最大的勇气,怯生生的转过身来
像狗一样半挺的无助趴跪着,丰满白嫩的屁股在老汉的眼前抬高哦!姐的阴部私处很美,夹在大腿根中间的耻丘肥
美饱满、中间的裂缝夹着皱皱的唇片,因为刚天天狠虐挖玩过的原因!阴户里面粉红的果肉有点肿,而且肉缝底端
还沾着一滴黏汁,美丽的胴体不住地颤抖。我赶忙跪好,「这样不行!屁股不够翘,屄也不够开,再翘高一点、你
的屄再打开一点。使点劲儿撅着!誏我好好操操,再高点,大脚婆,再高点!不翘高,我又会忘了买你要的东西哦。」,
说完,老汉狠狠捏了大屁股一把,我不得不吞下这威胁,调整了屁股一下,两脚使劲把屁股顶高朝天,黑曲阴毛覆
盖的丰富肉摺隂阜往外撅了撅,「唆了唆了,太干了,大脚婆,你给我多流点浪水。」,姐拼命翕了翕自己的隂唇,
试了挤出些骚水以来讨好他。但心中暗暗惊讶姐仍然挤得出骚水,虽然这虎狼之年艳丽外表,年纪不饶我,已四十
多岁了,体力可还是受不了。担心有水要想到无水苦啊;总有江水流尽,人被肏得没法应付一天啊。老汉一下子就
把那粗大鸡巴插进姐的屄里狠操好几下,润滑后拔出又立刻想插进姐后面屁眼里……「屁眼扒开开!我就爱插你这
大便后木擦干净的屁眼!」姐的肛门突然受到异物的入侵产生反射性的收缩,括约肌自然有力地钳住了入侵的异物。
「嘿嘿……大脚婊子……你夹得我好紧啊……坑爷啊?!」,姐听了脸一红,马上感到不对,不得不放松身体!此
刻,老汉邪笑声中把剩下的半节全部插进了姐的肛门里。「怎麽样,涨吗?爽吗?很骚的女人啊,屁眼也流那么多
水啊!」,老汉下流地问着消遣姐姐,同时开始转动着磨擦着的肛门内壁。一下下的顶着我的屁股,顶得我浑身直
颤,突然拔出,把姐姐翻过身,又狠操前面小穴;一股股香骚味加上红酒味道从屄中流出;姐姐的屁眼仍是火辣辣
地痛、痒、酸、麻、酥、辣……所有的强刺激集中一起,会在阴部,姐终于把持不住了,更乖巧的一声声哼哼叫起
来:「哦、哦、哦……哎、哎……哎、咿、咿、咿……嗯、嗯……大爷,这不是操屄呗!,在强奸大脚啊……哦哟
哟。啊唷喂哦!喔哟哟,喔唷喂啊!」我被肏了高潮叠起、止也止不住!但姐也知道不能和这老汉耗下去,当被翻
过来时就想脱离了被凌虐无人道后庭魔掌,姐也关不了屁眼口的痔疮快裂了,把那丰腴的臀部不安份地扭动起来,
一只大脚反勾了他腰,夹紧了屁眼,腰部猛往上顶了不停,伸长脖子,销魂的叫声贴近在他耳边断断续续地从姐的
喉咙里传出来,「啊!……啊!……哦!……哦,啊哟哟呀!啊哟哟ㄟ!!啊呀呀……我丢身啦!噢唷哟ㄟ!我浪
了连番出来啦!」,姐知道老汉是吃不消姐姐发浪的,但是姐姐是想快快结束,尽力发浪发骚去哄他出精呀!姐姐
洁白的牙齿咬住了下嘴唇,努力淫荡地摇动着的屁股迎了操我屁眼的大家伙!屁股扭动顶得更历害,可是上顶了越
快、越重,姐姐屄内粘液也流的越多,屁眼口的痔疮破了流出丝丝血滴……姐姐纤纤玉手伸出握了老汉粗糙大手引
进洞口就让他挖个够。姐姐是咬住青山不放松,管它东西南北风,姐姐小屄夹紧,屁股悬空用腰力猛顶二下老汉!
「唔……,不行啦……没力喽」,果然没顶几下终於哄了老汉怪叫一声就出精啦,而我,屁股眼内似乎被火烧了般
炙热,屁眼口的痔疮更是麻辣难受。老汉显露出满足疲惫的脸色把赤裸的我推跌倒在墙角,我趁机冲洗一下被他凌
虐的下体,而他坐在马桶上息了息会,套上裤子,又使劲一把拉住我的马尾,将精赤条条的姐姐从卫生间拖到隔壁
房间,那条连通卫生间与空房的廊道,一边是斑驳的水泥墙,另一边是用来隔间的木板墙,长长的、幽暗的,总让
人感到阴森。那麽多块并合而成的墙板中,就有一块是空房房门,屋内暗黑、神秘和害怕,平常没有人会想要来,
姐姐痛了踮了大脚,不敢出声快步从廊道走过被拉进房内,好奇与恐惧整个罩住了我,放眼只见一张木床上摆了薄
旧的被单与蚊帐,显得简陋。老汉一把将我推摔到床上,这时他却突然瞄到我那双艳丽的大脚腾起翘举在半空中,
他急忙捉狭地把姐的细嫩光孅的大脚抄手捉住,扒开脚趾放到鼻子底下闻了闻,嗅了又嗅,然后喘着粗气说了一声
:「好!大脚够骚味,够骚味,够臭,够味!够呛!够大!」,要知道女人的美脚,根据海内外专家的一致研究,
在人体中这足和脚是性的意识、性韵味是最浓、最浓的器官,特别是对一个男人来讲,女人的足和脚是最难以抵挡、
最具有诱惑力、杀伤极力的致命武器。只要从西方灰姑娘的「水晶鞋」、中国古代女人的「三寸金莲」,甚至到民
间骂人「破鞋」的那些童话轶事、言语词汇中,人们就可或多或少感受到足和脚,所给人留下的说不清道不明的暧
昧和性的想象……,所以有一个男人,如果绕过头面、细腰、肥臀,直接盯着女人的足和脚看,那他一定是个看女
人相的高手,一个比女人还懂得女人的玩家。姐姐赤裸裸的脚ㄚ板滑溜柔软,足弓高起、脚心空虚,正是最性感的
美人玉足,被捏在手中把玩。「噢哟哟喂呀!唉,哼……嗯……」,姐感觉敏感的脚掌肌肤说不出的骚痒,脚ㄚ被
捉住,捏在手中抚揉,说不出是讨厌还是喜欢,只是这种麻痒从脚底蔓延到全身,不知不觉中姐的胸脯起伏的愈来
愈快,急喘中也忍不住发出叹息的声音。一会儿,美丽脚掌上的五根脚趾头被往后拉,将纤柔的脚ㄚ扳直,脚掌心
浮出白嫩的筋肉,姐感到指甲轻轻的抓在我的脚心。「呀啊……不要ㄟ!……啊唷喂哦!」。只觉得天旋地转,根
本连挣扎的空间都没有,姐除了喘息和哀鸣外完全无法抵抗ㄟ!姐那一对白皙可爱的玉足,圆润迷人的脚踝,娇嫩
的好似柔弱无骨,十枚精致的趾尖像一串娇贵的玉石闪着诱人的光点,这不是姐的错,而是天生美足哪。然后,老
汉突然把我的粉嫩大脚趾含进嘴里拚命的舔,拚命地吸,狠狠地咬住如葱玉般的大脚趾吮啊吮地,又舔脚趾缝,「
骚婆娘,嘻,啜出你脚趾汁啦……够味!够味!」,「我的妈呀,舔舔绝对给力痒的啊,受不了了啦1 爷,哪有脚
趾汁啦,不过泌些油脂脚汗,不脏不臭的啦。」姐满脸绯红,大脚趾火辣辣的,莫名无奈真想挣扎拔出,但真不知
该如何是好呀!??!猥琐老汉慢慢地将我的皙白大脚吞进三分之一,吸了又吸,舌头又舔到我的脚趾缝,舌在我
的脚趾缝内转来转去,痒了姐姐咯咯裂了小咀忍不住媚眼带笑意了,这扶媚嫣然笑意犹如诱人的含苞待放。忽然,
老韩猛然一口咬了下去!「哇!噢哟哟,痛死我啦!呜喔!痛!痛!痛呀!」,姐姐白嫩嫩的大脚留下了一排鲜红
齿印,皮被咬破了鲜血滴滴流下来!姐痛了直打哆嗦着,繊纤玉手轻掩捂了脸孔,泪水从指缝间撒落出来!屋内一
阵寂静而姐姐那股幽幽体香樱桃混了咖啡气息,却毫无声无息地迷漫斗室益发氛芳浓郁。「额——真不靠谱!你这
婊子,破鞋,发浪的骚兔崽子,你还以为是我的主子啊?!竟也敢直呼本大爷叫我滚?!坑爷!真是不懂规矩,哼!
让你知道不本大爷的利害!骚腿张大把屄把开!屄不好好扒开拉大,吃苦头是你这婊子自己!看看大爷今天要如何
惩罚制裁你这婊子!别以为你现在还是贵夫人!我的老板娘!」「爷,我………我…知道错啦,我……向啦赔罪,
您大人大肚量放了我吧,我张开腿,您想干吗呀?」,我在床上嗦嗦发抖,缓缓地张开双腿,那诱人的桃花洞带了
透明亮晶晶的淫水伴了惹人遐想乌黑软润的阴毛,全部无私地呈献在老汉面前,等了美好白菜再被这又老又丑的猪
拱。「奶奶的熊!我想干吗呀!大爷操了你的臭屁眼,现在爷的脚要来干你这破鞋的臭屄!」,说完,那长满厚皮、
老襺又老又臭的布满皱皮的脚就顶在我的阴户上不停的磨蹭。「爷,别这样呗,绕了我吧,看在我和亡夫面上,一
向对您不错,您就大人大量饶恕了我吧!」,老汉随手赏了我一个耳光,「奶奶的熊!操你娘的!你还以为是贵夫
人?!老板娘?!你是破鞋,人人可以干的贱屄!木有发浪,爷打死你!」,是我自己无知还沉迷於我见青山多妩
媚,料青山见我应如是「知恩要报恩」的幻想虚境,显然我在婆家是被当成真正食物链底层的浮游生物了,人人可
以侵犯、欺负我,以前照顾过的下人,面对他,我也得委屈求全温顺服从、挨打挨操了!老汉的大脚趾先在我的阴
蒂上一阵摩擦,随后三个脚趾伸进阴道,接了四个脚趾!五个脚趾!慢慢地整个脚掌插入姐姐微润、细嫩、幽窄的
玉径中翻滚搅腾!!而双手不停地捉住我的大奶,捏搓我的奶头!「呀,痛苦啊,受不了了啦!我的妈啊,啊唷哟
喂哦!」姐几乎苦泣求饶着。「唔!受不了?才开始哪!」,随之臭脚来回左右的旋转,我清楚意识到他那厚厚不
规则的脚趾甲和脚上的鸡眼厚皮不断地在里面撩拨,刮磨着我屄腔内神经敏感的嫩肉!痛、痒、酥、麻、辣、炙热
五味在穴内翻腾,我紧咬了牙,光了身子辗转翻滚在床上,屁股不停的扭动,难过狼狈不堪!忽然老汉用力将脚在
我的穴内抽送,不断不停的抽送!不断不停向里踢,半个脚掌硬生生踢进屄内,一边踢,一边儿转动!狂插猛踢,
翻滚搅腾!让我气喘吁吁,几乎透不过气来,屄似乎裂开了,姐姐呻吟着「哦、哦、哦……哎、哎……哎、咿、咿、
咿……嗯、嗯……大爷,被您玩死呗!,大脚快晕昏啊……哦哟哟。啊唷喂哦!喔哟哟,喔唷喂啊!」「哦、哦、
哦……哎、哎……哎、咿、咿、咿……嗯、嗯……大爷,这不是玩屄呗!,在搞死大脚啊……哦哟哟。啊唷喂哦!
喔哟哟,喔唷喂啊!」,胸口一阵闷塞二眼翻白,不由凄厉的哀啼一声,接了连串咳嗽,口中就吐出白沫!老汉怕
闹出了人命,「嗖」的一声拔出脚掌,姐姐痛了立刻捂住了下体,虚脱幽幽的望了他,眼中流露出弱者无助、哀伤
和求饶的神色,欲哭而无泪的曲辱悲伤啊!「破鞋,臭屄,爷今天制裁到此,乖乖的起来跪送爷出门!」,姐姐乏
力的缓缓从床上爬起,精赤条条的跪下,丰胸轻贴地,肥臀乖乖地翘高,温顺娇柔声说道,「爷,您晚安,您慢走。」
「哼!操!」老汉从鼻中冷哼了一声,仰了头,看都不屑看我一眼,大步离去。目睹老汉的背影,姐无力的垂下头,
再抬头,大眼睛里的泪水「趴嗒、趴嗒」全滚了下来了!

唉,人生起起落落,而人在屋沿下,吃点亏没有什麽了不起,我也不用太难过。别忘了嚣张无礼总无落魄来得
久,可贵的眼泪别在这种现实里流是对的,因为不值得啊。努力吧,振作点儿,就像一人划独木舟,在汪洋大海中
一切得靠运气、毅力和对希望的拥抱。

可是说了容易,做起来困难,每当我越是清醒就越难过不甘心,就像想起今天被老汉没有人性血腥的性侵,越
想就会越难受越呕。而可悲的是,我还没学会怎样「糊涂」……所以不得不清醒啊!有时我会想,做一个糊涂的人
会不会更快乐?我不知道在婆家这算不算是在逃避问题,可我有时真想这样做,「糊涂」的快乐是最简单的,也会
想让自己变得更简单些。最近总是有些不知所措,是否是我还要得太多,保守不够开放,生活才简单不起来呢?!
人总会有想逃避的时候,即使是在别人眼中最坚强的那个。也会想一个人,什么也不想,浪费时间让自己喘口气的。
不知道为什么,最近有这些奇奇怪怪的想法,可能是想了想自己的状态。快乐的最高境界是什么?该糊涂时糊涂。
那什么时候该糊涂呢?!有些时候有些事装作不知道会更好,何必操那份心呢!被操被干就让这些过了吧,廉耻抛
一边,人在一起,就是会有那么多的麻烦。……总是有些关你又不关你的事找上门,我可不可以不要烦心,不要去
操心这些小到不能再小,自己的屄挺好没环呀,逃不了就无聊的不能再无聊的事啊!有时想不去计较,不去关心都
不行,因为他们这些人都是与你相关的,在你身边的……天天想侵犯你!人要做到聪明就已经很难了,「糊涂」,
有时其实比聪明还聪明。在什么样的时间,什么样的地点,和谁在做什么事,该是怎样的心情……要讲究的真的很
多,而我这个人,面对自己在乎的身体的时候,却不能不管。所以让我装个「糊涂」,真的不简单啊!——所以有
时候会很好奇那些「糊涂」的人……

因为有时会越逃越遭,不如装个糊涂,当没这回事,就过去了……有些时候还是让自己「糊涂」些吧,被操被
干让自己轻松,也让别人下的了台,别计较吧。可是由聪明转入糊涂就更难了,因为我已经把守寡贞洁,礼义廉耻
事情看得很深很重了……能做到聪明就已经很不容易了,难道还要我回头吗?!出来的路就已经很崎岖了,还有力
气去做别的选择吗?!我不知道……聪明难,糊涂难,由聪明转入糊涂装了被操被毫无人性的玩弄后,在我的心中
不去计较更难啊——!我再也不相信我曾是个2B青年、文艺青年,至於你信不信,我反正是信了。你懂的!

【完】